尊敬的律师: 你好!事情是这样的,我爸2014年,在某公司承包过煤矿,当时的一个工人在干了两年左右的时间后,被查出患有矽尘病。然后就没干了。之后该工人一直在找某公司进行索赔。现在法院判某公司赔付60万。而某公司现在起诉我爸,当初没有照合同所写对工人进行入职前体检。所以要我爸负全责。 以前这行业对入职前体检这方面并不重视,后来要求要体检所以去体检时,该工人被查出患有矽尘病。而矽尘病发病一般较为缓慢,一般为5~10年,长者可达20年。而该工人在入职我爸承包的煤矿前,就职于该公司的另一个承包商所承包的煤矿。 我爸已经好几年没干煤矿了,当初的合同也已经不见了。某公司保留有合同,但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原合同。 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了。

你好 什么时候开庭 现在有没有收到对方诉状您好,已经收到法院传票了吗,建议积极应诉你好请问具体的情况是谢谢谢谢您了谢谢谢谢胡律师的那句话成为了文章标题: 尊敬的律师: 你好!事情是这样的,我爸2014年,在某公司承包过煤矿,当时的一个工人在干了两年左右的时间后,被查出患有矽尘病。然后就没干了。之后该工人一直在找某公司进行索赔。现在法院判某公司赔付60万。而某公司现在起诉我爸,当初没有照合同所写对工人进行入职前体检。所以要我爸负全责。 以前这行业对入职前体检这方面并不重视,后来要求要体检所以去体检时,该工人被查出患有矽尘病。而矽尘病发病一般较为缓慢,一般为5~10年,长者可达20年。而该工人在入职我爸承包的煤矿前,就职于该公司的另一个承包商所承包的煤矿。 我爸已经好几年没干煤矿了,当初的合同也已经不见了。某公司保留有合同,但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原合同。 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了。